艾玛过化装节

花格子大象艾玛觉得真没劲。再过两天,又要举行化装节大游行了—-到了这天,所有的象都要把他们的身体涂得五颜六色。颜料已经准备好了,所有的象正在静静地动脑筋,看该在自己身上画些什么花样。

可艾玛没什么好想的。到了这个节日,他向来只有一个做法,就是把全身涂成灰色。其他象都变成了彩象,他做一只独一无二的灰象。

“该去散散步了。”他对自己说。

艾玛一路走一路想:这里太静了,该开个玩笑什么的让这儿热闹热闹。他来到池边,在池水里照照。

“你好,艾玛,”他对水里自己的影子说,“你给了我一个好主意。谢谢你。”

等到他回去,其他象仍旧在静静地动着脑筋。艾玛走到其中一只象的身边,跟他说了几句悄悄话。那只象笑笑,眨眨眼睛,可没说话。于是艾玛躺下来休息。他将要过一个漫漫长夜呢。

天黑以后,艾玛先等其他象睡着,然后开始动手了。

天亮前,艾玛已经把他要做的事做好,他踮着脚悄悄溜到树林另一边,趁天还没完全亮,好睡个大觉。

天亮以后,第一只象醒来,看看身边的象,说:“你早啊,艾玛。”

象一只接着一只醒来,一下子只听到四面八方都在说:“你早啊,艾玛。”“你早啊,艾玛。”“你早啊,艾玛。”

原来,一夜工夫,艾玛把所有的象都涂成了满身花格子,跟他自己一样。现在他们全变成了艾玛,谁也不知道哪一只是真的艾玛。

于是那些象你问我,我问你:“你是艾玛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每一只象都说,“今天我可能是艾玛,可昨天我不是。”

这时候有一只象大叫起来:“又是艾玛搞的恶作剧。来吧,我们到河里去,河水一泡,颜色就洗掉了。这样我们就知道,哪一只是真的艾玛。”

所有的象冲到河里,噼里啪啦朝对岸走。

等上了岸,所有的象都呆住了。他们全都是灰色的。

“艾玛在哪里?”他们问道。

“当然在这里,”一只灰象说。“你们不认识我了吗?”

“可你的颜色和我们一样啊。”其他象喘着气说。

“那太棒了,”艾玛说,“我一直都在想,要和你们大家一样。”

“那太糟糕了,”另一只象说。“艾玛不能和我们一样。没有了艾玛,事情就完全不对头了。”

“那我也没有办法,”艾玛说,“除非洗下来的颜色还漂在水上。也许我重新在水里走一次,颜色会回到我的身上,我会变回原来的样子。”

“快试试吧,”其他象说,“什么办法都试试,只要你变回原来的样子。”

“那好吧!”艾玛大叫一声,扑通跳下水,飞快地游过了河,钻到对岸的树林里不见了。

几乎是同时,艾玛又气喘吁吁地出现了,不过浑身又是亮丽的花格子。

“万岁!”对岸的象同声吹呼,“成功了,我们又有了艾玛。艾玛,艾玛,艾玛。”

在艾玛身边,忽然从林子里又跑出来一只象。“是你们叫我吗?”他问道。其他象都傻了,鸦雀无声。这只象浑身水淋淋,就像刚从河里游过去。紧接着,艾玛和这只象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你骗了我们,”一只象对湿漉漉的灰象说,“你假扮成艾玛,和艾玛合伙骗我们。我们本该想到艾玛的颜色是洗不掉的。这是艾玛的又一个恶作剧。”

所有的象全都哈哈大笑起来。他们跑回河里去,用鼻子吸水喷那两只艾玛,同时大家你喷我我喷你,再次欢呼:“艾玛,艾玛,艾玛。”直到整个森林都给这欢呼声震动了起来。

艾玛过化装节

欢迎分享

微信扫一扫,订阅「www.rkh-china.com」

发表评论